给社区团购降温的背后

给社区团购降温的背后

近来,社区团购频频登上热搜,但身在其中的人却感到“冰火两重天”。

2018年昙花一现的社区团购,曾一度被外界认为是商业模式跑不通的伪风口,但在疫情助推下却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当红炸子鸡,甚至被誉为互联网世界最后一个“无主”的流量入口,这也引得美团、拼多多、阿里、滴滴、京东、每日优鲜、百果园、永辉等各路玩家入场,且不少平台将社区团购当成“一把手工程”,并吸纳百亿热钱参战。

但看似对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“耕耘”却被泼了冷水。

12月11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首次提出要“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。同日,《人民日报》对近来互联网巨头相继投入大量资源入局社区团购喊话道:“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。”

对于互联网巨头“挥金如土”,在各地争分夺秒地推、建仓,抢人“铺路”的社区团购,中央和官媒看得真切,携资本扩张,并不是在撬动需求侧,真正在增量上做文章。

从只能去菜市场、超市买菜,到2012年后生鲜电商“血战”培养了不少用户线上买菜的习惯,再到线下线上融合,一些传统大型超市近年也推出了“网上点菜、送菜上门”等新服务,相信你我生活中买菜场景和选择并不少。

社区团购的不同之处在于,基于“熟人效应”,引入“团长”这一关键角色,通过直供团购获得价格优势,同时基于真实社交实现了“货找人”,提高商品筛选效率。

但目前互联网平台以“老思路”角逐社区团购的态势–快速组建地推团队,在各地跑马圈地;通过价格补贴方式,力争在最短时间内获客,培育市场;对竞争对手不仅要抢业务,更要高薪“抢人”–似乎并不能让这个赛道笔直而行。

“小区里社区团长有几十个,有的一个楼竟然有10个团长,业主开玩笑说‘都能按照楼层区分进行团购了’”“1公里内有30多个自提点,小卖部、连锁便利店、小旅馆、五金店、水果店都是各平台社区团购的提货网店”“前段时间几家平台都把我签了团长,签团长他们真是大签特签,30米远一个,但没到一个月有的平台就开始优化,让能出单的团长继续接单,单子少的就停业一个月”“社区团购的主力军主要是‘大妈们’,但她们也很不好‘伺候’,相当一部分人十分在意生鲜的新鲜程度、外观等,一旦此类指标达不到预期,就可能引发投诉退货”……

这样的吐槽中,资本游戏的负面效应已经逐渐开始显现。

同样都是“团”,这很难不让人想到当年的“千团大战”,或许互联网巨头们看中的并不是一笔卖菜的生意,只是在借由消费频率较高的生鲜类商品进行落脚,后期将会同样演变为一场强调“团购”属性的流量大战,而且这是粘性更高、忠诚度更强的私域流量。

对于流量的焦虑,互联网巨头拓展新领域、新业务其实并不难理解,也值得为他们开垦新天地的勇气鼓掌。但如果只是借着海量数据、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抢着“圈地”而没有长期规划,对这一业务的深耕以及真正探入需求的底层,或只顾玩商业模式而非创新产品,那只会把市场做坏,像共享单车一样,红火一时,终荒芜一片。

最新消息称,包括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料有限公司、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供应商发布《关于禁止给社区团购平台供货的通知》,称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低价现象,甚至个别产品远低于出厂价,影响严重,损害客户利益,经销商操作社区团购平台必须有公司授权,否则视同窜货,销售价格也不得低于公司终端零售价等。

华海顺达董事长钱清华在采访中也表示,社区团购平台销售价格远低于市场正常价格,打击甚至毁灭正常的商业秩序,下一步就是垄断社区渠道。

在参与者、供货商、媒体的“监督”下,互联网平台“加码”社区团购的同时是该好好考虑一下如何不再急功近利,如何才能真正为社会带来增量,健康、可持续的发展了。(记者 李子晨)

责编:叶壮